不安於室

【不安於室】

一夜裡,
你對月咆嘯,如荒野裡之一匹狼。
滿腔的怒氣無處發洩,
可憐了 那新砌的磚牆,
錯把它 漆成了拳腳的顏色。

一夜裡,
你隨歌翩然,自比破陣樂之舞者。
一肚的熱情盡情揮灑,
星光閃爍般 打著節奏,
手足所過 皆是黃金比例。

你可知你心已病?
水中撈月,說是你的浪漫;
藥石罔顧,你卻欣喜若狂。
當醫者,只剩下對你之憐憫,
你卻自詡,作那一夜之曇花。

最後,你以瘋狂去面向死,
山河為你撕裂了兩半,
坡上鮮血般的玫瑰,在哭泣,
在裂縫中,刻下了,永遠的傷痕。

Share this pos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